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求魔读书 >> 我本闲凉 >> 第125章 狐狸与兔子

第125章 狐狸与兔子

“……”

“……”

屋子里的沉默, 忽然就变成了死寂, 气氛无端端地变得有些让人悚然, 头皮发麻。可这时候, 陆锦惜还不很清楚这种变化的原因。

男人看着她的目光, 深极了。

第一次, 她理直气壮地说出自己是大将军夫人的时候, 他没忍住笑了起来;

第二次,她镇定自若地收回自己说的话,又说自己不是的时候, 他感觉到了略微的诧异;

可这第三次……

她竟然敢说自己是顾觉非的心头好,还与其有染!

这个女人……

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搭在她颊侧的手指无意识地收紧了一些。

一双注视着陆锦惜的眼眸,也危险地眯了起来。

他慢慢划开一抹笑, 像是小船在冬日笼满雾气的湖面上划开了一道涟漪, 有一种带着压迫感的从容不迫:“盛隆昌我的确是有兴趣,你的提议也很动人。可我怎么知道, 你是不是真能做到?再说, 听闻太师府大公子顾觉非平素不近女色。的确是你要活命, 我要求财。可你先说自己是大将军夫人, 又说自己是太师府顾大公子的姘头, 改口比翻书还快,我怎么敢相信?”

“不近女色的人多半不是真的不近女色, 不过看女色够是不够,合不合心意罢了。”

约莫是觉得对方那“姘头”两个字实在刺耳, 陆锦惜微微皱了皱眉, 说话的声音也冷淡了不少,但依旧镇定没有半点心虚和慌张。

“我话就说在这里,其他的你爱信不信。至于说服盛宣放弃保定分号,我自有我的办法。”

不知道的人听了,只怕要以为她是山匪,而对面的男人才是人质呢。

这话说得太超然了一些。

男人听了之后,沉默了好半晌,屋里的气氛也随之再一次地陷入了死寂。

“刷拉拉……”

雨水敲打,又从屋顶山流淌下来,在屋檐下汇成一束一束的珠串,坠落在地面上,让这本该安静的夜晚,充满了喧嚣。

陆锦惜忽然有一种近乎窒息的错觉。

对方这时候已经收回了手,一动不动地坐在她床榻前面,两手放在膝盖上,腰背却挺得笔直。即便一脸络腮胡,也挡不住那种沉稳又摄人的气魄。

他像是一座的雕像。

揣度人心,将人的心思把握在股掌之间,向来是她所擅长的。可在这种连空气都仿佛要为之沉凝的时候,她竟然一点也无法揣测眼前之人到底在想什么,又或者要如何处理她。

这种不着天不着地的无力,让她十分难受。

死寂,持续了起码一刻。

对方没有动,陆锦惜也不敢自顾自就躺下来,只坐在那床上,与他对视。

直到三声被雨水响动压低的叩击声从门外响起,简单,但节奏有些奇怪:“叩叩,叩。”

听见这声音,她险些吓了一跳。

男人的眼角也在这一瞬间跳了一跳,而后眸光一闪,终于笑了起来:“我没记错的话,在保定大街上撞见你的时候,你是妇人打扮,那就是嫁过人了,却还敢跟太师府的大公子勾搭到一起。如此放荡不守妇道,若让你夫家,或者是太师府知道……”

嗤。

陆锦惜心里面翻了个白眼,暗道顾觉非怕是巴不得闹得全天下都知道,破罐子破摔好迎娶她进门呢。

当下便假笑道:“要想闹得人尽皆知,我无碍,你随意。”

她是真的一点也不害怕啊。

这让男人面上的笑容浅了一些,也终于多了几分森然:“是吗?不知你可有儿女,夫家又是谁?”

“儿女是有,但与你有什么干系?”

陆锦惜觉得他这话问得有些奇怪,不管是前半句还是后半句。

“至于夫家,唔,我夫君死鬼一个,老早便死无全尸了。怕是你想找人威胁,也都威胁不到。”

死鬼一个,死无全尸。

这话听在不知情的外人耳中,自然显得恶毒。

可用在那一位战死沙场只留了一座衣冠冢的大将军薛况来说,却算是实话,不过略显得刻薄一点罢了。

陆锦惜说得自然。

坐她对面的男人听了,脸上最后一丝笑容也消减下去,那一张石雕一般的脸上没有了什么表情。

“看来你是荤素不忌了。”

“……”

孤男寡女,对方嘴里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虽然听着极为正常,可陆锦惜是何等敏锐之人?

几乎瞬间就察觉到了对方的意图!

可来不及躲避!

她才刚抬起手来,就被对方擒住了手腕,用力地压回了床榻上,脊背撞到了坚硬的床板,立时觉出几分生疼。

只片刻,便已经被这身躯高大的男人压在了身下!

宽阔结实的胸膛,如同一面厚墙,那锋锐冰冷的眼眸,更是如虎狼一般直刺着她,让她心底窜出一股寒意!

她微微喘气。

挣扎是下意识的举动,但才动了一动,她便强迫自己停了下来。

男人粗粝的手掌压着她纤细的手腕,犹如凶猛的猎豹制服一只柔软的兔子一般,将她掌控。

见她既不尖叫,也不挣扎,眸底的兴味便重新升了起来。

这只兔子,出乎意料地冷静和乖觉。

其实他能感觉出来,她很聪明,也很狡诈,但在这种时候,在绝对的力量前面,所有的聪明才智都是那一捅就破的窗纸,不堪一击。

在旁人面前,她兴许是头狐狸。

但在他这里,在此时此刻,不过一只任他宰割的兔子。

“怎么,不挣扎一下,尖叫两声?”他距离她很近,言语间那暖热的呼吸可以轻易拍打到她脖颈间,“这就准备从了我吗?”

这两句话,问得实在是很轻佻,让陆锦惜莫名想起了话本上的登徒子,于是她一顺嘴,说出了一句只有自己才能心领神会的话:“反正我叫破喉咙也没人能听见。”

“……”

对方似乎也没想都她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浑无半点慌张不说,反而还有一种怪异极了的坦荡荡。

于是他笑了:“看来是我有福,能一亲美人芳泽了。”

言罢,便向她埋首下来。

距离慢慢拉近。

陆锦惜的视野几乎都被他所占据,再也看不到其他,只不过在他贴上来的一瞬间,她终于没有忍住,淡淡道:“戏弄够了吗?你若剃了这满脸的胡子,我兴许还想陪你多演上一会儿。现在我困了想休息了。”

动作瞬间停住。

男人的目光,霎时犀利了起来,甚至迸现出了几分杀机。

但陆锦惜浑然不惧。

虽然依旧被对方摁住双手,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可面上却是镇定冷淡到极点的神情——

“第一,你其实知道我是谁;”

“第二,你对京城很了解;”

“第三,你和你的人曾上过战场;”

“第四……”

“刚才门外有人叫你,你该出去了。”

一句接着一句,有条不紊。

她每说一句,男人的瞳孔便缩紧一分。

到得第四句的时候,她声音里已经带了隐约的笑意,让她看上去很是放松,于是男人也一下笑了起来。

他觉得这女人比先前与她虚与委蛇的时候还有意思了。

听完她这几句推测,再回头来一想,他便轻而易举地明白,先前她那些看似做作虚伪、破绽百出的言语和神态,都是引他露出破绽的陷阱。

从她自报家门那一句就已经开始。

“你很聪明。但聪明的人,尤其是女人,下场总不会很好。”

男人一翻身,竟真的放开了她,直接站到了她床榻边。烛光照着他高大昂藏的身躯,投下了一道厚重的阴影,也让陆锦惜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得见那没有起伏的声音。

“我很好奇,你凭什么笃定我不会碰你?”

“我被你们抓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碰我不早该碰了吗?对待一个完全在你掌控中的阶下囚,总不会还尊重她的意见,要得她首肯吧?”

陆锦惜嗤笑了一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

方才那人虽没怎么用力,可上面也压了一圈浅浅的红痕,看得她一下就皱了眉。

那人也看了一眼,但听了她这话之后,却沉默了良久,最后反问了一句怪异到极点也带着些许笑意的话:“你怎么就知道,我从没碰过你呢?”

“……什么意思?”

陆锦惜一怔,一下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回问了一句。

男人见了她这反应,却是再一次没有忍住,大笑了起来,竟然也不再回答她,一面摇头,一面笑着,从这屋内走了出去。

他步子不大。

可约莫是因为这难得放声的大笑,使他的背影看上去多了一种气吞万里的狂放。仿佛不是在这荒山野岭小破屋里,而是在旌旗招展的黄沙场中。

喜欢我本闲凉请大家收藏:(www.qiumods.com)我本闲凉求魔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我本闲凉最新章节 - 我本闲凉全文阅读 - 我本闲凉txt下载 - 时镜的全部小说 - 我本闲凉 求魔读书

猜你喜欢: 戏精女配[快穿]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终末之龙毒医娘亲萌宝宝反派他过分美丽[穿书]烈火浇愁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第一宠婚:战少,我不要![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驭香君为下重生校园女神:明少,太腹黑牡丹的娇养手册一级律师[星际]史前养夫记如珠似玉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快穿之外挂终结者大限将至八岁小狂后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神医萌妃,王爷约不约山河不夜天[穿越]七爷废柴逆天召唤师毒医特工:邪君狂后
完本推荐: 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全文阅读小先生全文阅读惊!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全文阅读中医灵异经历全文阅读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全文阅读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绝命香魂全文阅读我的妹妹是偶像全文阅读被豪门大叔宠上天的日子[娱乐圈]全文阅读月光变奏曲全文阅读福泽有余[重生]全文阅读BOSS作死指南全文阅读八荒圣祖全文阅读七爷全文阅读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全文阅读乔夫人奋斗记全文阅读风月天唐全文阅读婚如冬阳全文阅读明朝好女婿全文阅读饲养极品的日子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娱乐帝国系统花都御医我能看见战斗力养鬼为祸万古大帝豪门天价宠:最强少奶奶满级导演天龙神主顶级神豪网游之轮回主宰笔下的另一个世界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韩娱之我为搞笑狂我有一座恐怖屋我不是超级警察重生九零辣妻撩夫绝品神医终极特种兵王最强屠龙系统次元经纪人家有悍妻怎么破九阳神王装甲咆哮韩娱之综艺演员末世之渊最强医神:重生逆天女王逆天邪神我修的可能是假仙bte365怎么注册_bte365 赢多少_Bte365怎样找回帐户之少年仙尊

我本闲凉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本闲凉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本闲凉txt下载手机版 - 时镜的全部小说 - 我本闲凉 求魔读书移动版 - 求魔读书手机站